欢迎访问中国中小企业河北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资讯
政策
创业
产业
市场
融资
管理
人才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行业动态有色金属业
有色金属或将呈现易涨难跌格局

    从国际来看,在主要经济体增速尚未明显放缓的情况下,2018年的宏观环境可能会好于市场预期,有色金属牛市可能在2018年继续。从国内来看,去年以来,去产能和环保限产对国内有色金属市场影响较大。今年政策明显转向的可能性不大。同时,国内中产阶级的增长会刺激品质材料的消费,比如镍、锌、铜等市场。未来3~5年有色金属将进入易涨难跌格局。
  □本报综合报道自2017年初开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扩展到了电解铝行业。在严控新增产能的同时,清理违规产能并实行环保错峰生产措施,政策的加速落地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步伐的提升,电解铝行业去产能步入实质阶段。
  受益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2017年上半年,沪铝期货延续了2016年下半年的强势。下半年,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推进,违规产能开始停产,尤其是魏桥开始减产,沪铝受到资金追捧大幅迅速走高,铝价重心大幅上行突破至16000元/吨。叠加取暖季环保限产预期,沪铝最高达到17400元/吨。然而,因采暖季环保限产不及预期,同时抑制了下游需求,叠加一直以来的高位库存,铝价快速回落,最低至14100元/吨,重回基本面。
  国电投高级分析师孙蕾认为,2017年铝市场是政策预期与现实博弈的一年,环保限产主题贯穿全年。整体来看,2017年电解铝产能呈现先增后降的趋势,铝消费先强后弱,全年供应明显过剩,库存处于高位。对于2018年的铝需求,她认为,由于电网等领域的投资预期偏弱,铝需求增速可能趋势性放缓,但是明年下游开工率可能好于今年,新兴消费领域值得看好。供应方面,2018年铝市场新增供应预期放缓。由于政策明显转向的可能性不大,2018年复产难度仍然较大。她预计2018年国内铝市供需总体平衡,全年供应缺口20万吨,其中第二季度供应会相对紧张。电解铝价格将主要围绕成本区间运行。价格年度集中运行区间可能在13800元/吨~16200元/吨,价格上行可能性更大。
  对于镍市今年的情况,安泰科镍首席分析师范润泽表示,在供应方面,2017年前三季度全球镍矿产量增速上升6.9%。我国原生镍产量稳中有增,2017年我国原生镍产量预计为63万吨。预计2020年以前,我国原生镍产量呈现相对稳定、小幅增加的趋势。在消费端,去年全球镍消费同比增加5.9%,主要集中在亚洲。在消费主力不锈钢领域,去年我国不锈钢产量维持增长,出口状况不错推动库存减少。截至去年12月初,不锈钢社会库存已降至正常水平。在电池领域,镍消费最具潜力,2017年镍消费量为4.9万吨,原生镍占80%,预计到2020年我国三元材料行业镍消费量增至13.5万吨。对于未来全球镍供需态势,范润泽表示,随着印尼NPI产量释放、中国NPI产量回升,不锈钢行业未来需求可以得到满足,但是硫酸镍会挤占部分纯镍的市场份额。他预计,2018年镍价将在11000美元/吨~13500美元/吨运行。在不锈钢领域消费增速明显放缓的背景下,若2020~2025年前后电动汽车电池用镍量如市场预期升至每年40万吨,镍价将有突破性上涨。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接受采访的多位分析师较为一致地看好2018年的镍价上涨预期。信达期货有色团队表示,在2018年有色板块投资中,倾向于买入看涨镍的机会。中财期货研究员季常青也认为,2018年镍价将会在震荡中前行。需求的提升会带动硫酸镍和纯镍价格上行,镍铁价格可能由于需求增速回落(主要源自地产回落)走低。预计2018年一季度镍价走弱的概率较大,待二季度开工回暖,各方政策落地(新能源补贴)之后,镍价将出现一波较大的牛市。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消费升级,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必将提升有色金属需求预期。“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趋势来看,粗略估计能够增量铜消费9万~10万吨。此外,虽然新能源汽车提高续航里程的要求需要权衡提高电池用量和提高能量密度间的经济性,但好的一方面是三元锂电池中因钴价格太高,未来电池改进的方向是将镍的用量从20%提升至80%,对镍消费的拉动也不可忽视。”南华期货有色金属团队表示。
  据《期货日报》报道,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供给层面的因素一直影响着经济,但在华融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总经理助理伍戈看来,这种供给变化并不必然预示未来经济动能会增加,因为需求的持续扩张也是供给面改善的重要因素。他预计,随着供暖季的结束,供给面的扰动因素在2018年将有所减缓。
  敦和资管宏观策略总监徐小庆认为,随着技术的进步与资本效率的提升,供给层面对大宗商品价格的影响越来越小,真正影响价格的核心问题仍然是需求。他表示,过去两年国内将问题的重心放在供给侧,这从2017年几乎所有主要工业品产量增长都低于2016年可以印证。“2017年供给侧出现收缩后,工业品的价格涨幅也低于2016年,说明供给侧的收缩并未推动价格上涨,市场对需求端产生了担心。”徐小庆说道。
  徐小庆认为即便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背景下,商品上涨的节奏依然无法脱离需求的框架,在波动方向上,工业品的价格从来都没有与需求脱钩。
  具体到有色金属需求上,凯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经理董浩表示,2016年是我国中产阶级数量增长最多的一年。国内中产的不断崛起将为有色金属消费提供购买力与税收的支持。此外,中产阶级的增长也刺激了品质材料的消费,比如镍、锌、铜等市场。
  董浩认为,2017年有色金属市场延续了2016年的牛市,而这波牛市的基础来自主要经济体的强劲让全球经济进入了正循环,从而带动了需求的好转。在主要经济体增速尚未明显放缓的情况下,2018年的宏观环境可能会好于市场预期,有色金属牛市可能在2018年继续。从有色金属品种强弱上来看,他预计会是“锌>铜>镍>铝”的格局。
  南华期货有色金属团队表示,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行,有色行业的固定资产投资出现了绝对水平的下降。有色行业固定资产完成额实际上自2004年以来高点同比增速持续回落,到2015年10月以后,有色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出现了绝对水平的负增长。截至2017年11月的数据显示,有色金属矿采选业和冶炼同比增速回落到-21.3%以及-4.6%。随着资本投入的绝对减少,产业平衡将加速,价格重心也将上移到合理水平。从行业角度来看,未来3~5年有色金属将进入易涨难跌格局。